说实话强度还是有一点的

  • 小撮 2天前

    不知道是因为疫情的威胁还是这趟车的时间有点早,S501上座率目测仅50%。

    古北口车站正面通往下面村子的台阶路,入口被一根铁丝拦住,乘客只许左转,走一条未峻工的公路,那条路绕过村子,可避免检疫的麻烦。

    大部分乘客的前进目标是古北口镇,与铁路平行前进200米后右转,沿公路盘旋而下。我们的规划路线则是继续沿铁路前进,那儿有一条岔路。路口有个人坐在三蹦子上,阻挡了我们前面的一小队男女老少。我们自然也没有获准通过。阻挡的理由是景区正在整理中,暂停开放。然而我们并不打算去景区。

    一个坐在路口三蹦子上的人,当然没有能力让我们的计划泡汤。我们往下走了30米,就看到了一条绕过他的小路。走回铁路边的时候,看到刚才被拦住的那队人也被放行了,原来他们联系上了村里的大佬,给他们做了背书。


    这些人是去爬长城的,过了铁路我们就分道扬镳了,他们向上,我们继续横切,穿过一个短短的隧道,在下一个隧道口左转,上升。迅速靠近了长城,一条砂土公路把长城切开了一道豁口,正是我在卫星地图上看到的那条曲线。这应该是修筑铁路时辅助施工的运输线,铁路修好后就荒废了。

    当初可以开卡车的路,如今已经长满灌木,对于新人安安同学来说是不小的挑战,虽然在出走社的灌木评估标准中,这种密度只能达到“中”。


    砂土公路以肉眼几乎无法察觉的坡度缓缓下降,我们没有走到头,就沿一条小路下降到了左侧的沟里。那条沟叫流水沟,名不虚传,真有水。沟的深处有一个同名的村庄和火车站。

    沿着公路走出去,看到了开阔的潮河河谷——村庄、难得清澈一回的潮河、拓宽了的省道。

    穿过营盘村,开始走省道。阳光下暴晒了一段,企图离开公路走下面的河岸,被沿河复杂的地形吓住了,仍然回到公路。按照计划,12:00到达陈营。在河边大树下吃了一顿。很想躺下来睡一觉,自然醒,然后包个车回古北口。不过只是口炮了一番,没人认真附议,饭后继续执行计划。


    沿一座小桥过河,进了马草沟。村口连续两个检查站,一个是防火检查站,一个是防疫检查站,牌子都很气派,都没人值守。

    村口的大爷和村尾的大妈相继对我们打算徒步去巴克什维尔表达了膜拜。

    这条通往巴克什的小路,我上一次是2015年走的,没有遇到任何困扰,5年后,在接近鞍部时稍微迷糊了一番,沿着山坡生拔几米之后,又回到了对的路。

    准时到达巴克什。在101国道路口,犹豫了几下,最终还是婉拒了热情的黑车司机们,踏上与大卡车为伍的5公里国道行程。

    与安安聊着早期中华民国的历史,时间倒也过得很快。

    出河北和进北京的两个检查站,均被查身份证测体温,要求大家带身份证还是有先见之明的。伞也没有白带,遇到两阵急雨,雨点很大。第二阵雨来的时候,已经接近车站。

    我们到车站时,恰好是16:30。

    如此准确地掐点,在我的开题历史上,从无先例。

  • Soul
    真牛
    2天前
  • antraby
    原来我走那么慢都是准时到达呀
    2天前
  • 小撮
    @antraby 就是按照你的速度估算的。
    2天前
91 浏览   3 回复
相关报告
相关动态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