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春天

  • 流苏 2020年4月27日

    清晨的街道安安静静,一路小跑奔向地铁站,7点30分从4号出口上来,乘着手扶电梯刚刚冒出地面就迎面撞上了带着口罩晃晃悠悠的开题人,此人在马厂下车步行而来,大脑直接反应见着亲人了,心安了。

    公交站X208入港,前脚刚踏上踏板,有人轻拍肩头,回头一看居然是一身精致打扮的渔夫,好久没见,大呼小叫的互相招呼,后排坐定,呱呱聒噪,疫情当道,就此话题高谈阔论到终点站北山。

    开题人下车如明星般被围观,被挟持合影。


    匆匆告别一起走吧的老友,两个小矮人继续抗疫话题前行,北山镇的米粉是课题的前奏,9元红烧肉比我家楼下要便宜3元,饭前洗手是目前的常规动作,于是往房间深处寻水源,油腻肮脏、无从下脚。战战兢兢回到桌前,本着保护开题人食欲的用心,没有提及。自己想想,这样的环境也不是没发生什么疫情呀,于是乎仍兴致勃勃吃完了这碗粉。


    往北山水库,在小径见到跑步而来的瘦白,一身黑衣专业服装,看上去很港台化和出走社的丐帮气质迥异。

    开题人和我很怀念前年在此偶遇的花海,就地寻觅,山路依旧,可花儿已败,当年盛世已是浮云。

    北山水库边,平衡的艺术静静的在阳光里等着我们,四人集结完毕。


    沿路上山,山里的空气,山里的宁静,让人通体舒畅。跟着开题人去笋子基地,心里有着期盼。兴奋的转入基地小路旁,左看右看不见笋子踪影,原来今年是笋子的背年。我放弃采摘的念头,开题人上蹿下跳的不甘心,零零星星的搞到一些。瘦白则独自安安静静的在拍植物。










    经过楠竹山水库,去了经常落脚的那户人家,埃及不在,嗲嗲热情的接待我们,我和平衡的艺术补水进食,开题人本着不骚扰村民的原则,在树荫下麻利的剥着战利品。瘦白享受着自己的独处。




    下午的行程,开题人找到了一条新的路线,不甘寂寞的蹿林子,一段无路区攀爬重见天日,确是来到天井公墓的顶端,放眼而下,一排排整齐如梯田般的墓碑。2019年有两位挚友相继过世,非常痛心感受到了死亡的真实。想想未来我们都将长眠于此,心里戚戚然,不觉驻足多看了一眼。


    回程沿在乡间道路一直往前,阳光这时候很温柔的洒在林间,路边一处紫藤花开的正茂。前方两个女孩在悠闲的漫步,多美的时光,岁月就应该是这样的流过。



    开题人原本想去周家村探亲,但贪恋山里时光,下来晚了,只好与一笑、丁果擦肩而过。

    回来公交站又遇上一起走吧的来来往往,他热心的指点我们,让人倍感温暖。

    一天的行程差不多25公里,走下来也没有什么感觉,对自己伤腿的恢复有了信心。


  • 瘦白
    港台化是黑社会么
    2020年4月27日
  • 流苏
    @瘦白 气质像那边的人
    2020年4月27日
  • 用武之地
    写得好
    2020年4月28日
  • 武林阿混
    后面的一周,我们在莲花这边却遇到了映山红在开着,原来两边的花开时间居然也要错开执行。
    2020年4月29日
81 浏览   4 回复
相关动态
微信公众号